发布日期 2022-03-08

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惨淡收官,国产综艺为何一谈理想就变糊?男

原标题: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惨淡收官,国产综艺为何一谈理想就变糊?

搜狐娱乐专稿(林真心/文)和开播时的“腥风血雨”一对比,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(以下简称《桃花坞》)的收官显得平平淡淡。

最后一期,没有了苏芒说“一天650伙食费不够”,也看不到宋丹丹追问郭麒麟、彭楚粤找对象的尴尬场面,连之前拒绝集体活动制造了大型修罗场的张翰都缺席了。

《桃花坞》从未如此和谐,10期节目相处下来,好像确实有了“理想社区”、“美好群居生活”内味,但节目讨论度也一路下滑。

就像豆瓣网友评价的,尴尬和冲突才是《桃花坞》的看点:“宋丹丹苏芒负责让所有人尴尬,郭麒麟汪苏泷负责缓解气氛,舒淇周也负责漂漂亮亮,李雪琴辣目洋子负责争夺郭麒麟,周杰张翰负责语出惊人,彭楚粤负责和我一起尴尬”、“这节目的看点就是一群人的尴尬和社死现场。看的我一边尴尬的抠出一套房,一边还继续想看他们怎么作”、“节目组说这是个治愈类节目,只有彭楚粤当真了”……

《桃花坞》难题,也是国产综艺的通病。如今的国产综艺,一谈“理想”就变糊。

社交实验、理想生活,糊了

《桃花坞》最大的问题在于“既要”、“又要”,既要15人集体生活的社会观察,又要经营类综艺的“慢”和治愈,既要真实的“社交实验”,又要呈现所谓“理想生活”,结果两头都不讨好。

社交实验部分,状况不断。

15个人里辈分最高的宋丹丹要大家做自我介绍,分别说出自己的代表作。

在宋丹丹的理解中,艺人一定是因为有拿得出手的代表作才有资格参加大型综艺节目,殊不知如今的内娱早已“面目全非”,完全不是她当年的情况了。

“新一辈”艺人代表张翰,面对丹姐的追问始终不松口,坚决不提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《花儿与少年》和前女友郑爽这些代表作,一直重复“我没名”。

看到这一幕,在场的几个嘉宾表情都快绷不住了,屏幕外的观众也尴尬到脚趾抓地。

接下来的相处中,这样的尴尬名场面比比皆是。宋丹丹不仅不认识“霸总专业户”张翰,也不懂偶像为什么不能谈恋爱,直接说彭楚粤谈恋爱不会上热搜,因为根本“没人理”。素人陈陈陈为了得到大家的关注揽下村长一职,上任不久后就因张翰带头拒绝加入行为艺术,辞任了。

理想生活部分,也是一团乱麻。

首期节目中开会讨论心目中理想社区的过程中,嘉宾不断插嘴,导致会议不得不中断。开了半天的会,什么都没讨论出来,倒是送了节目第一个出圈话题:苏芒说一天650伙食费不够。

从节目中的表现来看,接到共同建设理想社区这个任务的嘉宾也很“慌忙”。一批人搞广播台,一批人建烘焙室,基本上是想一出是一出,今天开超市,明天拍宣传片,今天是艺术节晚会,明天又突然要参加一个行为艺术。

总之,打造理想社区的过程,没有完整的一条叙事线或者具体的操作和步骤,也看不到娱乐背后的意义和思考。

让观众觉得混乱的是,社交实验和理想生活两个主题都有点意思,但两边都不够极致。

根据《花儿与少年》的经验,通过剪辑放大矛盾,加上负面营销推波助澜,节目流量和话题度可以一飞冲天。但《桃花坞》没有。

像《忘不了餐厅》一样岁月静好、抛弃撕X和冲突专注刻画经营和生活,虽然讨论度不够,但也可以稳住核心受众,获得高口碑。但《桃花坞》没有。

《桃花坞》打着理想的旗号,却放不下炒话题的老套路,信了恶意剪辑、错位营销这两位综艺节目“老熟人”的邪。

《桃花坞》难题,国产综艺通病

国产综艺越来越懂“选人”之道。

《演员请就位》第一季郭敬明“舌战”李诚儒上了热搜,第二季干脆只请了李诚儒一位特邀嘉宾,同时导演阵容里依然有争议不断的郭敬明。

即便李诚儒录制五期后就因个人原因退出了,节目还有郭敬明这位流量担当。当郭敬明犀利点评尔冬升指导的表演,已经提前“打点”过导演的尔冬升被气到离席,郭敬明则当场落泪,极富戏剧性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绑定了一位有争议、有热搜体质的嘉宾,节目就成功了一半,毕竟话题和流量都有保障了。

这个道理,《演员请就位》懂,《中餐厅》也懂。

《中餐厅3》在黄晓明一句“我不要你觉得,我要我觉得”出圈之后,第四季、第五季都锁定了黄晓明。正在录制的《中餐厅5》请到了《花儿与少年2》里的“花学”代表人物宁静、舆论风暴中心的“公主”姚安娜,以及因《山河令》“飞升”的龚俊、周也和民选帅哥丁真。

当然,光有嘉宾“提供素材”不够,还需要有会来事的“剪刀手”。

www.banuan.com.cn

袁立手撕《演员的诞生》、唐一菲怒怼《演员请就位》、虞书欣发微博控诉《青春有你3》,都是著名的“恶剪”事件。

当流量喧嚣盖过了价值追求,没有“理想”的节目不伤心。

也不必伤心,为广大人民群众娱乐而生的综艺及综艺嘉宾,谁不得做些取舍以成全节目的流量需求呢?出圈不一定要靠撕,但“撕出圈”一定是最快的方式。有争议的嘉宾,配合恶剪、营销,放大冲突,一大批节目都成功“撕出圈”,屡试不爽。

“谈理想”的正确姿态

真正能做到有理想又不糊的,一定是田园牧歌式的慢综艺。

《中餐厅》弘扬中餐文化、美食文化、《亲爱的客栈》倡导享受经营、享受生活,他们的原版节目都带有精神上的“禅意”,也是理想意味的来源。

相比《桃花坞》的“理想社区”、“群居图景”,将“理想”落在一日三餐、衣食住行上显然更接地气,也更容易被观众接受。

《中餐厅》所借鉴的高分韩综《尹食堂》,靠人物之间的化学反应致胜。忙碌日常中的爆笑对话,基于嘉宾之间的默契。即便观众事先不认识任何一个嘉宾,也会在看完节目后对他们每一个都产生好感。

《亲爱的客栈》借鉴的《孝利家民宿》,就发生在隐退的李孝利与丈夫在韩国济州岛开设的民宿中。告别大都市,猫狗双全,又能随心所欲的花钱,当夫妇俩真实的隐居生活呈现在镜头前,谁能抵挡住这种“慢”的诱惑呢?

高分慢综艺的奥秘在于,理想需附着于人,而不是节目流程、节目框架、节目简介。

有多少人在怀念早期的《极限挑战》?极限男人帮大部分时间都在“坑蒙拐骗”,但一到关键时刻就团魂炸裂,彼此照应。

观众能从嘉宾的相处中体会到美好,但节目组“被迫”在节目流程上强行安插宏大“理想”。观众想看不守规矩的“颜王”孙红雷,打开电视看到的却是春节前唤醒城市的人、香港大时代、三亚最可爱的人。温情有余、笑果不足的《极限挑战3》,成为极挑系列口碑下滑的转折点。

从第五季开始,经历了主创换血、嘉宾重组的《极限挑战》,含泪挥别口碑及格线,4.1分、4.6分、5.4分,逐渐沦为空谈理想的综艺“差生”。

没有生活、没有“人”,只有不接地气的主题、配合市场导向的负面营销,真正让节目糊掉的不是“理想”,而是“空谈”。由此看来,《桃花坞》确实需要那个突兀的旁白。幸福这个“温馨又深沉的话题”、所谓“高浓度大批量的幸福画面”,只能活在旁白里,观众不能见其“人”,但闻其声罢了。

聚合阅读